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六十六章 蜕变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调养两月有余,又同赢天养正经过了一段神仙眷属的日子,被他真真的宠在手心上,阿九气色极好,脸颊红润,眼角眉梢透着满足幸福般的神采,旁人一看便知她过得极是舒心。

    本来阿九打算去见莫昕岚,谁知刚会齐王府,还没在王府过夜,昭武帝就让人把他们叫进宫去。

    昭武帝把一大堆内阁呈上来需要皇帝批复的折子扔给赢天养后,一个人优哉游哉得叫了几个以前的属下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齐王被这些折子困了整整三日才勉强处理完,不过他还得同内阁六部大臣商议一些政务,根本没空陪阿九去见莫昕岚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去也成。”阿九给揉着脑袋赢天养送了一杯参茶,扫了一眼推挤如山的奏折,“皇上真打算全然撂开手?”

    昭武帝完全只享福,不理国政,虽然他信任齐王,可终究名不正言不顺,最近两日送上来的弹劾折子占了大多数,风闻奏事的御史们没少对齐王口诛笔伐。

    天知道赢天养也想推掉政务,然没昭武帝脸皮厚。

    “皇上知晓我放不下,捏着我的短处。”

    赢天养拉着阿九的手,咬牙切齿的愤愤不平,“他不在意江山,我没他心宽,被他一捏就是二十多年。”

    昭武帝给赢天养两个月休息时间已经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像陛下这样得可称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哪个帝王不专权,生怕别人分去一丁点的权利,怎么轮到陛下却是只求自己快活?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惯得他!我看过陛下以前批得折子,合情合理。颇有明君风范。”赢天养恨恨的握了握拳头,“怨我一时心软,纵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结果……哎,当年我怎么那么傻?!”

    阿九强忍着笑,真没见过这对颠倒过来的父子,儿子专为老子收拾乱摊子。怕是千古未有。

    “莫昕岚不足为惧。她逆天改命的秘密荒唐得很,阿九你听过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放我自己去?”

    阿九指了指桌上折子,一会阁老们还要过来商议封赏的事。到时一准唇枪舌剑的热闹得很。

    昭武帝和齐王都不是刻薄寡恩的主儿,对跟他们拼杀至今的属下将领都给予了厚赠,齐王不会按照昭武帝是人都封爵,封爵的人数不会少了。在造就出一批的世袭勋贵,刚刚有点话语权的文臣肯定不干。

    “我把莫昕卿也关了进去。大长公主同岳父说,远嫁了莫昕卿,岳父应该不知详情,虽然莫昕卿掌握得复国余孽情报不值得一谈。但她若是死了,以后万一岳父知晓了,嘴上不说。心里一定有些别扭。对你们父女感情不利,遂我想着就让她在天牢里关着算了。”

    赢天养终究是顾忌莫冠杰。对莫昕卿手下留情了,不过一直关在不见天日的天牢里,对一向颇有雄心壮志的莫昕卿来说比死更恐怖。

    阿九舔了舔嘴唇,“你怕我被莫昕卿害了?我就是去见莫昕岚也不至于自己去天牢走一趟啊,天牢阴森森的,我可不想做噩梦。只让人把莫昕岚带出来就好。怀王到底是过继出去的,同太子关系一直不亲近,怀王本事不大,训斥一顿荣养起来也可堵住宗室的嘴,省得这群宗室皇族人人自危,整日得钻营,我爹都快被他们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昭武帝对宗室一向没感情,齐王赢天养陪着阿九休养身体谁都不见,大长公主又自家事都忙不过来,哪有空理会宗室?

    这群人便盯上了注定能影响昭武帝的莫冠杰。

    莫冠杰没齐王霸气说不见就不见,他得上朝,得去衙门,所以几乎每日都会碰见恳求他向昭武帝进言同逆贼无关的宗室。

    “怀王毕竟在帝都闹了一阵,不惩不足以负重。训斥夺了世袭就是,降为侯爵,过不了几代他这支不会再有爵位了,除非他后代有极是优秀的人才冒出来。”

    赢天养今非昔比,一句话决定了怀王和莫昕岚的未来。

    宫殿门口人影晃过,不大一会一名内侍毕恭毕敬的跪在门口,“回齐王殿下,贵妃娘娘让人送了她亲手做得各色点心,说是……请王妃殿下尝尝味道,还有哪处不合胃口。”

    见赢天养闭上了眼睛,阿九主动道:“端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闻不得点心的甜味儿。”

    赢天养起身对跟前的内侍吩咐,“拿着折子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让首辅他们等我,我先去一趟文华殿和外祖父通通气,爵位不能不赏,人数也不能太多。”

    他向阿九展露一个笑脸,示意自己没生气,然而他走路时大幅度摆动的袍袖证明他还是介怀的。

    阿九无奈的摇摇头,各色点心摆了一桌子,样样精致,让人垂涎欲滴,贵妃不可谓不尽心,然而该享用得人却避如蛇蝎。

    他们去庄子上逍遥也是不想参与册贵妃的仪式中去,毕竟在皇家的玉蝶上齐王赢沐是放在贵妃沐氏的名下的。

    按礼数亲子该迎生母入宫,且晨昏定请。

    贵妃不指望儿子能原谅自己,不敢轻易出现在儿子面前,只能借口给阿九送些吃食。

    “你去给贵妃娘娘回话,点心我留下了,谢她一片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就冲贵妃把繁重的宫务接过去,替阿九做了恶人,又劝解大长公主逐渐交出沐王爷留下的人脉,阿九就不能把她的一片心意扔出去。

    废太子的生母曾经的皇后娘娘,在贵妃进宫没两日就上吊了,废太子妃亦服毒自尽,外面都说贵妃干净利落得处置了她们,亦有人说贵妃是在报仇泄愤。

    阿九掌宫的时候,她们还活得好好的,换了贵妃,立刻上吊以死谢罪。贵妃把残忍弑杀的名都背在自己身上,如赢天养所愿,干净,善良,公正,仁慈等等诸多美德印在齐王妃阿九身上。

    这份情,阿九不能装作看不到。不能不领。

    玄而又玄的逆天改命。阿九本能不想让赢天养听,毕竟她有前生的记忆,知道什么是穿越。什么是重生……神神叨叨的莫昕岚指不定怀着怎样的秘密。

    赢天养放她单独去见莫昕岚整合阿九心思,不过阿九出行身边总少不了赢天养布置下的诸多侍卫,和有功夫,能辨识各种毒药的女人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