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26.徒弟还是在乎我的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饭后,焚香,沐浴,更衣。

    夏炎换上了素白的丧衣丧帽。

    如今有了南夜香,就不需要红色恶灵推轮椅了。

    而在几番对抗之中,夏炎对那些普通恶灵的定位也有了更深的认识,简而言之:

    不算是真正的鬼,而是怨气形成的东西,对付普通人或是一般武者很方便,但面对强一些的存在,则作用有限。

    然而,因为本身具备着幻境施加等奇特力量,有时候能有奇效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些红色恶灵能够成为他手眼的延伸,让他在双腿瘫痪不方便的情况下、轻松的做到许多事。

    咕嘟,咕嘟~~~

    西风里,轮椅的木轮毂碾压过深宫落叶。

    南夜香推着她唯一的依靠,往路道尽头的灵堂而去。

    仙子生怕夏炎会颓废,所以探着脑袋,小声嘀咕道:“徒弟,你千万别灰心丧气,你还有我呀。”

    夏炎愣了下,这位老师也太自来熟了吧?

    仙子显然也明白自己这话说的有些分量不够,于是又加了一句道:“夏盛说的...他说即便他虽然不在了,但是有我照顾你,他就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仙子厚着脸皮把皇后给抹掉了,同时再强调了一句:“这是夏盛说的。”

    夏炎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仰起头,一阵萧瑟的秋风掠来,漫天叶落如雨下。

    耳边犹传来那爽朗的声音。

    ——“小炎,这是秋天,秋天到了!秋赏满月,冬观初雪,唯有有心者才能赏到其中的美好。人生一场大梦,若是不曾静下心来看遍这天地之间的美景,岂非白活?”

    ——“快到了,我们就快要到浮屠寺了,那些臭和尚我不喜欢,但寺里的风景却是一绝...我带你去那最高的山崖上,观星赏月!”

    ——“到了,哈哈哈!你不喝酒,大哥喝...嗯?你说酒水辛辣、喝多了还伤身体,有什么好喝的?但是,大哥喜欢啊,若是注意这个防着那个,却活的不开心,那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——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,他人言语他人看法与我何干?又与你何干?只管活成自己想活的样子,只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若有梦想,又何必在乎一时的挫折,何必在乎他人的嘲笑?哈哈哈!”

    话音犹在耳畔,还未消散。

    然人却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轮毂转动的声音,轻轻响着。

    夏炎看着远处白绸飞扬里的灵堂,默默地抬起左手,拇指小指并拢,做出发誓的姿态。

    ——我夏炎在此立誓:即便王朝式微,风雨飘摇,鬼神乱国,然我定承兄长遗志,守大虚于乱世,护夏氏于纷争,成盛世皇朝。

    手掌缓缓握下,化作拳头。

    ——此志不渝,绝无懈怠。

    轮椅入了灵堂。

    灵堂之中并没有人,毕竟丧礼在前几日就已经举办了,如今这皇家灵堂,别人想进也是进不来的。

    灵堂之中只有一个灵位,上写着:大虚景皇之位。

    景皇就是夏盛。

    而之前皇后就和夏炎说过了,正常来说,帝王身死,灵位需入宗庙,可谓归宗,也可得子孙后代祭拜...

    然而,夏盛自觉王朝将倾覆于他手,他没有资格入宗庙,即便入了宗庙,也无颜面对列祖列宗,所以他才在皇宫单独开了一个灵堂。

    这可谓是耻辱。

    至于王朝为何会倾覆?

    会倾覆于何人之手?

    夏炎知道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只会治理国家颠覆不了这一切...

    唯有聚伟力于一身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一人镇一国,如此...才有希望。

    他苍白的双手静静搭在轮椅上,目光看着远处的灵位,忽然轻声道:“老师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南夜香“哦”了一声,于是自觉地站到角落里去了。

    夏炎侧头看了她一眼,南夜香这才恍然:“徒弟,你要我站在外面呀?”

    夏炎道:“劳烦老师帮我取些烈酒。”

    “徒弟,喝酒伤身体...”仙子不肯,在她眼里,徒弟的身体可金贵了,万万不能有闪失,这秋天寒冷,万一喝酒喝出个风寒感冒怎么办?

    但面对夏炎的目光,仙子的意志只足以支撑两秒,就情不自禁地改口道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仙子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才出门,门扉就自动关上了。

    灵修和鬼修的差别很大,甚至从一开始就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灵修炼气,鬼修修身。

    如果夏炎是灵修系的,他只需凌空轻轻挥袖,就可以带动劲气将门扉关闭,但他不是灵修,甚至严格来说也不是鬼修...只是偏向鬼修罢了。

    他关门有两种方式,第一是用红纸人关,第二是控制头发关。

    灵修的力量源头是气,鬼修的则是身体。

   &n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