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.十六年噩梦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大虚王朝,朝天都,初秋。

    皇宫,一间寝宫。

    呼~呼~呼呼呼~~

    不详黑暗之中,溺水般的喘息声急促响着,惊破四周的死寂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少年猛然惊醒,如熟虾般弹起,弓背坐起在床榻上,全身湿透,黑发紧紧贴在苍白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“又是这个噩梦...十六年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喃喃着睁开眼,看着面前的黑暗,逐渐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他叫夏炎,原本是大虚王朝的十四皇子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两年前一母所生的兄长夏盛登基,他的身份也成了十四王爷。

    王爷本该有自己府邸,去往封地,但是他却是个特例。

    因为,他需要照顾。

    他生来就无法感到双腿的存在,平日外出都是靠着轮椅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本该是活不过夺嫡之战的,但是他的亲兄长夏盛却是披荆斩棘,在那场波云诡谲的厮杀里获得了胜利,又举行了震惊大虚的“鲜血盛宴”。

    盛宴之中,一切有威胁的皇子全部都死去了。

    唯独,他这位天子的亲弟弟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子夏盛年少轻狂、风流倜傥、好侠尚义,根本无心夺嫡之战,他之所以改变,很大程度上是察觉到“夺嫡之战势不可免,若是退了,就会亲人皆死,而他就只剩下一个弟弟了”。

    他不想夏炎死,所以就“让过去的自己死了”,然后杀死了所有的挡路人,让夏炎住在了皇宫之中,成了这个特例。

    哗啦~~~

    苍白的手拉开漆黑的帘子。

    灼热的天光,顿时从外倾泻而入,落照在少年略显冰冷与病态的瘦弱躯体上。

    而窗外飘来太监宫女们的窃窃私语声,声音带着掩不住的惊惶。

    “听说宫外好像爆发了瘟疫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,这瘟疫很诡异,感染者不会死,只是好像灵魂被吃掉了一样,只剩下空空的躯壳。”

    “死者非富即贵,而皇上也刚好病了,你们说皇上会不会...”

    “皇上如果出了事,十四王爷怕是只能任人摆布了,他双腿不能动,又一点力量都没有,那些大势力可是会把他当做一个傀儡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其实皇上也是傀儡,要么怎么那么听皇后的话?还不是因为皇后是太虚仙宫的人?”

    “想死吗?都快别说了,要砍头的,走走走。”

    声音飘来,又飘走,随风而散,随尘落定,寝宫里又恢复了死寂。

    “瘟疫?生病?”

    “大势力?傀儡?”

    “其实皇上也是?”

    夏炎皱了皱眉,可是他双腿残废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这时,门扉处又传来刺耳的开门声响。

    一道倩影从敞开的大门间走入,天光在她背后,显她整个人如是从太阳的光明里走来。

    殿门缓缓关闭,随着一声闷响,所有的光亮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夏炎看到来人,收回思绪,低下头道了声:“见过皇后,其实皇后不必总是亲自前来,只需让宫女送餐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走入的女子,气质高贵,年龄约莫二十出头。

    她听到夏炎的话却不理睬,只是从饭盒里取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药膳补汤,柔声道:“前些日子,我向太虚仙宗的仙人请了几瓶筋骨断续丹,今后都磨成粉末,添加在汤里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皇后边说着,边捧着补汤,也不避嫌直接坐在了软塌上,轻轻舀起一勺汤,又吹了吹热气,这才送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她相貌可谓倾城,姿仪可说妩媚,皓腕凝雪,肌肤似奶脂般白皙,气质有着大世家出身的高高在上,亦有着曾经太虚仙宗弟子的缥缈出尘,只是不知为何,她随了天子这么久,却未有身孕。

    夏炎不敢直接看她,只是道:“皇后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皇后有些幽怨道:“你是不是不亲近我了?”

    夏炎一愣,忙解释道:“嫂子六年前就入了府中,正因为有着嫂子与太虚仙宫的帮助,兄长才能顺利夺嫡,更何况这六年的时间里,都是嫂子在照顾我,我早就把嫂子当成家人,怎么会不亲近?只不过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